漆咸

拖延症不是我的错

【batfamily】关于Jason.Todd是如何成为红头罩的

*主batfamily 内含21/kt/colindami无差

*突发奇想来搞笑,丝毫无内涵

*标题就是字面意义

*读者老爷看得开心就好xd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呀!!!!




01

  “这是个阴谋。”Jason说。

  “对你来说或许的确是。”Damian回答,“没关系Todd,弱者患被害妄想症是能够被原谅的。”

  “你真是该死的善解人意啊小鬼。”

  “咔擦。”

  “Tim,把手机放下。”Jason说,他的声音很冷静,并且主要是冷,“不然我也不能保证说不定哪一天你和你那个克隆小男友的爱巢就被从天而降的火箭筒给一炮轰飞,接着你们就只能去几条街外的桥洞下做爱了。”

  “嘿!我可什么都没做。”红罗宾从沙发上站起来,无辜地摇了摇他的手机,“我只是在跟Conner聊天好吗。”

 “别这么焦躁小翅膀。”Dick说。

  哈,焦躁?

  Jason对此真是不屑极了。

  不,他可不焦躁,一点也不,他冷静死了,千真万确。

  “其实也没太糟不是吗。”Dick又说道,“要我说,你得庆幸这不是你那款哑光的口红头罩——它是叫这名字?那真的能被称之为头罩吗……”

  的确,不太糟。

Jason想。

  他只是变成了自己的头罩,并正作为自己的头罩被男朋友评头论足。(他可不需要人们对他的头罩做什么评价,这难道不是个两个字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吗——“艺术”)

  好极了。

 

02

  大家都知道,传奇故事的发生往往会伴随有一个起源,它们或婉约悠长,或悲怆壮丽。总之牵动着人们的心肠。而杰森当然也享受到了这样的待遇。这事得让我们从一个哥谭的夜晚说起。

 

03

  不不不,这并不是我们经常说的那种独属于哥谭的“民风淳朴”的夜晚(而其中的关键词往往有“小丑”“笑气”“谜语”“烟雾弹”“定时炸弹”“死亡威胁”之类),这个黑幕笼罩的日子温暖祥和,壁炉里点着明晃的篝火,除了与正义联盟一同前往外星球匡扶正义的蝙蝠侠,Dick、Tim、Damian都一同齐聚在韦恩宅邸的大厅,和他们忠心耿耿的老管家Alfred,还有伟大的魔法师Zatana一起——她和她的魔术巡回表演恰好来到了哥谭,自然来拜访一下老友。

  他们陷在柔软如棉花的沙发里吃着阿尔弗雷德特制的小甜饼,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是谁提出想看看Zatana的新魔法——

  ”好吧。“一头漂亮黑发的魔法师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同时,她举起了魔杖,对准了旁边那扇窗户。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Jason从窗户口探出了脑袋。”哈,瞧我看到了什么,一窝相亲相爱的鸟宝宝们。真是温馨得令你们的蝙蝠爸爸落泪啊。“——正如他往常所做的那样,从窗户蹿进来,大发一番嘲讽,然后风卷残云一般地吃掉小甜饼走掉。

  而我们大概只能将这个时间点上的重合归结于……另一个魔法。

  因为就在此时上,Zatana的魔杖尖端迸射出一段银光,恰好射中Jason的额头。

  或许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儿。

 “这他妈是怎......”Jason的话还没说完,银光就从他的额头扩散到了全身,将他包围得像个银色的蛋壳。

  “Oh god!”Zatana惊声叫道。沙发上的人们都丢掉手中的活儿(包括Damian——“......我就去看看他死没死。”)去关心他们的兄弟。

  他们在窗口下驻足。

  Zatana掀开了墨绿色的窗帘布,露出孤零零躺在冰冷地板上的红头罩——是的,只有红头罩。

 

04

  “Jason难道被流放到了外太空!”Dick差点就像只尖叫鸡一样叫了起来,“不行我得去通知Bruce......”

  “呃,但这只是一个让静物开口说话的魔法啊。”Zatana说。

  “不过......”

  “谁他妈来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一个声音插入了这场对话。

   这声音就和平常Jason.Todd蒙在头罩里的一样。

  “谁?”夜翼的双手警觉地摸向短棍。

  “看下面傻屌。”

  ——如果是平常Dick会觉得这人在讲黄色笑话,不过在这个非常时刻他还是宽容地低下了头去。

 视线恰好和角落里的头罩对上。

 啊哦。

 

05

             以下内容截自Tim.Drake与Conner.Kent的短信对话

My clone boy

  说真的Tim,你真该来Smallalive一趟,我想我们可以躺在干草堆上一起看看星星什么的......?

 

ME                                                                          

  看星星?躺在干草堆上?Kon,拜托,这是你在什么八点档肥皂剧里看来的桥段吗?

 

My clone boy

  ......你不喜欢?

【你真是世界第一的傻蛋了Conner Kent,你难道不应该早就料想到自己男朋友不会喜欢这些东西了吗?Kon在心里哀嚎一声,将手机糊在脸上——他可是红罗宾啊。而这看起来又肉麻又蠢。】

  【Tim想着他的男朋友在打出这句话时大型犬一样湿漉漉可怜巴巴的眼神,觉得真是可爱极了。】

 

ME

  我还没说完呢。虽然这会看起来又肉麻又蠢,但我还挺喜欢的:)

  【“Kon,别用你的脑袋往天花板上撞。”Martha在房间外喊道。“对不起Ma。”】

 

My clone boy

  所以...你会来?

 

ME

  嗯哼,如果有Ma的苹果派的话:)

  【“跟你说多少遍了Kon——不!要!用你的脑袋往天花板上撞!!!“】

 

My clone boy

  当然!!!Ma只会想着法子把你的肚子里都塞满苹果派到再也塞不下:) (那样你就是我胖胖的小红鸟啦。

  顺带一提,我房间的隔音还不错。

 

ME

  .................你这样真的很“小镇”你知道吗。

  

 

  不过还是那句,我喜欢:)

 

ME

  稍等

 

My clone boy

  好

 

(半分钟后)

My clone boy

  Tim?

 

My clone boy

  Timmy?

 

My clone boy

  My red robin?

 

  Sweet heart?

 

  Tiiiiimmmmm——

 

ME

  我在这儿呢。(深切怀疑我再不回来你会直接飞到哥谭。

  给你看个东西。

  [图片]

 

My clone boy

  这是......emmmmm......你二哥的头罩?? 我以为他一直是头罩不离身的。

  ......为什么我透过屏幕都能感受到它冰冷的嫌弃眼神。

 

ME

  这就是Jason。

 

My clone boy

  ............................................

  Really??!!

 

ME

  你知道的,魔法嘛。

 

My clone boy

  我......大概是明白了。

  Ok,现在我知道这个头罩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了。

 

 

 

 

  这就跟我当初偷偷去韦恩大宅找你被他用长管猎枪指着鼻孔时的眼神一样。(他为什么会随身携带长管猎枪???

 

ME

  你之前是不是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

  ......他有对你怎么样吗(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随身携带长管猎枪..........个人喜好吧

 

My clone boy

  呃......

【“看看这是谁,Timbo心爱的小克隆人。”Jason一边调试着他的枪一边说道,“你在这地方像个傻逼的木桩一样站着是等着我拿大号氪石塞进你的半氪星屁眼吗?”】

  没有,他......挺友善的。

 

ME

  我对你所说的“友善”表示严重怀疑。

  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好吧

 

My clone boy

  那我们继续聊回刚才的话题?你觉得你会喜欢草莓味还是巧克力味的安全套?等你来smallalive以后:)?

【“算了,今天先放过你。”

  Conner诧异地抬起头——别开玩笑了,这个二哥绝不会放过恶整自己老弟男朋友的机会。

  接着他转眼就看见红头罩爬上了韦恩大宅的墙,翻过了韦恩大宅的一扇窗户。

  而如果Conner记得没错的话,那应该是Dick的房间。

  喔————

  几乎是刹那间的,Conner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

  同时对Jason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同情。】

 

06

  “所以说,你的视觉还是完好的?”Zatana问。

  “准确来说,我只能看到头罩的视线范围以内,不过算是吧。”Jason说,一个头罩会说话还是挺奇怪的,“另外,还有触觉。所以Damian,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正在用马克笔往我的头罩上涂鸦。瞧着,等我恢复过来你就死定了。”

  “奉陪到底Todd。”Damian撇了下嘴,将笔帽合上。他像是很满意自己画作一样地站到远处去欣赏,“你这样可比以前顺眼多了。”

  “你是不是——”

  “你们两个,别吵架。”Dick赶在Damian向头罩踹出第一脚和Jason骂出更难听的脏话之前说道,“好好相处。好好相处知道吗?”

  ——我们应该向这个伟大的超级英雄及伟大的大哥献出一份掌声。

  “别担心迪基鸟。”Jason像是能读出Dick心思一样,“这小蝙蝠崽子绝对不会因为我的话而哭得稀里哗啦像个抽水机似的,他的心和他那个爹地一样硬着呢。”

  “这只能说明你脆弱得一塌糊涂,我轻轻一戳你的心肝它还会噗嗤淌血呢,是不是?”

 

  这气氛说实在的是有点尴尬,尤其是骂架的一方还是个头罩的情况下。

  “Jason!”Zatana敲着她的魔杖,提高了音量喊道,她也许更想说“男孩们,安静点!’”。“咳,不出意外的话,你后天就会恢复了。”

  “我想我应该对所造成的一切表示诚挚的歉意,对不起Jason,我的失误。”

  “......”头罩里闷沉的声音罕见地带上了点儿无措,“也有我的错不是吗,我可......没那么在意。”

  ——这简直是一个堪比“红罗宾不喜欢超级小子”的蹩脚谎话,但也就只是这样。

  Zatana随后便礼貌地告辞了。

  大厅里一度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只是偶尔会有Tim.Drake对着手机的傻笑声(“他们真是甜蜜的一对。”对此Dick用他那老大哥独有的欣慰语气说道。“恶心”Damian说)

  “小翅膀,你猜怎么着。”Dick说,用力将头罩抱在怀里,“如果Dami肯叫你一声‘我亲爱的老哥’,即使他后来又狠踹了你几脚你大概都没知觉了。”

  “Grayson,你,想都不要想。”Damian从沙发上跳起来,恶狠狠地说。

  “呕,我隔夜的法棍都要吐出来了。”

  “但是你现在没有消化系统啊。”Tim结束了与Conner的长谈,如一个厌世者一般瘫在沙发里,“既不能吐,也不能,嗯,吃这些小甜饼。”

  “Timbo!你这么说太残忍了!”Dick又揉了一把怀里的头罩,似乎他并不是在触碰一块金属而是在撸一只大猫,他大声抗议着,“小翅膀会很难过的!”

  随即他抓起一块小甜饼丢进嘴里,用牙齿咬得嘎嘣响。

  ......................

  “这不能怪我!这只是一种生理本能!”

  .....................................

  .....................................

  “拜托,人人都爱Alfred的小甜饼!”

 

  这一切都太他妈操蛋了。

  Jason想。

  他就不该来这儿.单纯拉迪基鸟出去开个房,火辣地操上一顿才是更好的选择。

  绝对是。

 

 

07

  “所以你是在为什么生气呢?”Dick把头罩放在了他的书桌上,自己也曲着手臂趴在那儿。

  他当然把Jason带回了房间,照Dick的原话——“将小翅膀一个头罩弃于安全屋实在是太冷漠绝情的行为了!”

  Dick那双漂亮的眼睛离Jason太近,近到他可以看清那对蓝色的虹膜。Jason下意识想撇过头去,却再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个头罩。他的视野开始变得像个万花筒,里面全是各式的Dick.Grayson牌蓝眼睛——活跃的、严肃的、悲恸的,还有,在床上溢满朦胧的水汽的......

  老天。

  Jason在心里哀叫一声。他真的只是一个硬不起来的头罩好吗?

  “我和Gotham码头的毒贩头子明晚有个交易要做,而现在?我觉得我像个Cinderella。”

  “Ta—Da”,他从人变成了头罩;等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又是”Ta—Da“,他就从头罩变回了人。

  Dick看着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不过介于他其实没什么责任,所以他应该是为先前对Jason老款头罩的嘲笑和当着Jason的面吃掉小甜饼而愧疚。

  “我想我或许可以帮你去做这个交易。当然下不为例。你知道我一直不赞成你和他们打交道。”他说。

  “......你在开玩笑对吧迪基。”Jason迟疑了一会儿,说话的语气都有些不自然。

  “难不成你不信任我?”Dick做出一副刚刚被最爱的人伤透了心的模样,“我可是你的男朋友耶小翅膀。”

  “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Jason有些烦躁地说——为他能够看见Dick近在咫尺的嘴唇却不能立即亲上去而烦躁,“你太矮了,他们会认出你。”

  “这可没什么好担忧的。”Dick轻快地说道,“只要我穿上你的夹克,带上你的头罩,又有谁会在意那几公分的差距呢——是的,我不矮,只比你矮几公分而已。况且就算没有头罩面具一类的掩饰,沙赞也有被误认为超人的时候——可怜的Billy。所以,这又有什么呢?”

  最后这个例子似乎是挺有说服力的,红头罩左思右想,还是妥协了。

  “你也下不为例。”Jason补充道。

 

08

  第二天。

 

  “Todd变成了一个头罩。”Damian说。

  他和Colin正坐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两人手里各拿一个香草冰淇淋甜筒。

  “你的意思是说,红头罩变成了红头罩?——你懂我在说什么。不过,How?”

  “很难解释吗?”Damian一边说一边牵住一旁的Titus(“伙计,你不能吃这个。”)“就,一阵光,‘boom——’,他变成了他那个蠢头罩。”

  Colin“哟呼”一声:“这太酷了不是吗?”

  “我可看不出来这有什么‘酷’的。”Damian冷冷地说,并舔了一口快要融化的冰淇淋,“尽管他现在的‘脸’是要比之前那张好看些。”

  “得了吧Damian。”Colin欢快地笑了起来,捅了一下好友的胳膊肘,“忘了我们当初在马戏团的尖顶帐篷下看的‘大变活人’了吗?”

  “好吧,tt,那是很有趣。”Damian嘟囔着,“但是!和Todd相关的一切都绝不可能用有趣来形容。”

  Colin咬下最后一块冰淇淋筒边,往后仰了仰身子:“你究竟为什么这么讨厌他?让我猜猜,因为他和你最喜欢的大哥正在谈恋爱?哥们儿,他好歹也是你的二哥,我以为......兄弟之间应该和睦相处的?”

  听到“谈恋爱”这个字眼的Damian啧了啧舌头,活像有人将一盒鼻屎味比比怪味豆摆在他的面前并硬逼他吃下去:“谢谢你让我意识到我的两个哥哥(他特意把这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正整天像傻子一样黏在一起——有个Drake还不够吗?!还有,为什么连你也知道这件事了?”

  “Damian,你真该看看最近的Gotham日报——‘夜翼和红头罩天台私会,秘密恋情即将曝光’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头条了。”

 

 

09

  Dick站在Jason安全屋的衣柜面前,单手搂着头罩。

  “......你就没其他的衣服可穿了?”他紧紧盯着被他打开的衣柜,眼神深沉地可以在上边剜个洞出来。

  里面是清一水的,棕色皮夹克配带红色蝙蝠logo的紧身衣,大概有那么十几件。

  “我有日常的T裇和牛仔裤好吗,只是你选择性地忽视了它们。‘’Jason反驳道,“喏,在那个角落。”

  “不,关键是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红头罩制服。”Dick大幅度地张开双臂来比手势,”它们有什么区别?“

  “当然。”红头罩坦然地回答,“左边那些是干净的,右边那些——对,就是正被你抓着的那些,是还没来得及洗的。”

  Dick反射性地跳开一步,但仍不忘以大哥的姿态说教——原谅他吧,这可能是某种意义上的职业病什么的:“小翅膀,你这是恋物癖你知道吗?”

  “这我不知道。“Jason说,“但我知道的是你还收藏着你那条绿鳞小短裤。”

  夜翼沉默了。

 

10

  “所以接下来我们去干什么?”Colin蹲下来挠了挠Titus的下巴,大狗温顺地向他的方向蹭过去。

  “去看电影吗。”几乎是一瞬间的,Damian说出了这个邀约,就好像是早有预谋的。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Damian计划这个已经有好几个星期了——来自他在网络上看的一篇名为“如何与朋友培养良好关系”的帖子。

  Colin看了看Damian,绿眼睛不解地眨了眨,还带着些Damian不太能明白的神情。

  “好啊。”最终,他说。露出一个有点顽皮的笑容。

  罗宾表面仍然是一副他的对面无时无刻不站着刺客、杀手和超级反派的模样,内心却悄悄比起了同龄男孩在打气枪摊位赢得奖品时会比的V字。

  【“天——哪!”Dick对着电脑屏幕叫起来。他只是无意间打开电脑,又无意间看到了小弟方才的浏览界面,“Timmy,快过来!”

     Tim屈尊纡贵地挪动了他的屁股,将脑袋凑到屏幕前。向来比起世界毁灭更关心程序运行状况的红罗宾也微微睁大了他那双蓝眼睛:“真是......看不出来。”

     “‘如何与男朋友培养良好的关系’?”Dick咬字的频率仿佛他正在攀登一座极其陡峭并且望不见尽头的山脉,又仿佛他患了癫痫,“小D的男朋友是谁?”

      “多半是那个叫Colin的小子,准没错。”Tim又回到了他原先坐的那个地方,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我想也是。”Dick赞同地点点头。他应该是在真的关心小弟的恋爱情况? 

     事实证明,他们猜对了一半。又或者,在遥远的将来,他们会猜对另一半也说不定呢。】

 

11

  Dick麻利地换上了红头罩的制服,问:“怎么样,帅吗?”

 “......别这样迪基,好像我扮成夜翼你会觉得我潇洒逼人似的。”Jason觉得自己实在是有很强的自制力。因为他既可以对着Dick在紧身衣勾勒下的腰线眼馋,也可以同时说出刻薄的话。

  “小翅膀,你当然潇洒逼人啦。”

 

12

  “红头号(罩)。”Jack严肃地说,不过漏风的门牙让他少了点儿威风,它们在两天前的火拼中壮烈捐躯,好在他终于有了正当理由去镶两颗大金牙,真是酷毙了。

  “咋啦。”Tom抬起头去看自己的哥们儿,蹲在码头边大吸了一口烟。

  Jack和Tom是哥谭码头的两个混混,隶属于黑面具手下。纯正哥谭人,每一滴血都可以保证是纯正哥谭血。坏得不彻底,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自然不是我们这个故事的主角——这点看名字就知道了。

  “拜托,为什么就一定得是红头号!”Jack哀嚎一声,抱住脑袋,“老天,我可一点都不想和他做生意——我挺想多活几年的。”

  Tom在一旁说:“你忘了红头罩在坊间的绰号是‘亦正亦邪的秩序守护者‘?相信我,他没那么吓人......至少他不是‘You know who’。”

  “那你也应该清楚坊间传闻里的红头罩是个肌肉虬扎满脸横肉的家伙!他甚至口吐恶魔般的浑浊嗓音——”

  “并且有七英尺五英寸高,像个远古时期的泰坦巨人。”Tom补充道。

  ——“令人伤心,我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一切都是如此猝不及防。Jack和Tom向发出声音的天台望去,一个身影模糊地隐在黑暗中,只有头罩涂了蜡一般闪亮(或许是真的),衬得整个人像洒了暗红色晶粉的大灯泡。

  只需要这一个特征就可以确认来者的身份了。

  “红、红红红红——”Jack开始抖腿了,如果再抖下去他剩下的牙齿也将小命不保。他把手搭上Tom的肩膀,却发现对方几乎也要瘫软下来。

  “红头罩。”头罩后的Dick好心提醒道,此时他发现为自己树立一个良好的对外形象有多么重要,至少双方可以进行正常的对话。

  “好吧,红头......号。”Jack尽力了,可他漏风的牙齿却不那么理解他。

  “把货给我。”红头罩说。

  “......噢!好。”

  Jack愣了半天,因为他在想事情。他总觉得现在说话的这个家伙和刚刚的不是一个人,但考虑到红头罩不可能在几秒钟之内换人,Jack也只能将其归于幻觉了。

  显然他并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做“魔法”。

  Jack向Tom使了个眼色,Tom将身后的箱子拉了出来。

  “谢啦。”Dick几个跃步从天台上跳了下来。其实他并不需要那么多步,炫技大于实际。(【完蛋,这下他们都会觉得红头罩是个花里胡哨的娘炮了。】Jason在心里想。)

  Jack和Tom像两个没人拉扯的上线木偶似的待在原地,毕竟都市传闻本身就站在离他们不足三英尺的地方。这着实刺激,并且将会在Jack不再抖腿后成为他在酒桌上的谈资。

  “你们留在这儿是等着我两枪崩了你俩吗。(或许一枪)“头罩中的声音几乎是在瞬间攀爬上Jack的背脊,他打了个冷战,然后又打了个冷战。

  半分钟之内他的脑海中出现了第二次幻觉。他可能真的需要去找个好点儿的精神病医生。Jack悲伤地想。而找医生的钱会从他即将镶的第三颗金牙的预算里扣除。

 

 

13

Dick将拿到的东西处理完,又几步跃回了天台。
  “小翅膀你太严肃了!”他不满地冲罩在自己脸上的头罩嚷嚷,“你该亲民一点,这样才不会变成哥谭的都市传说!”
  “这话你应该留着对老蝙蝠说去。”Jason“哼”了一声,“再说,你认为我是那种会穿着制服去快餐店里吃热狗,再和路人合影留念的超级英雄吗?只有闪电家的人这做派。”
  “或许不是,但你可以将热狗换成法棍试试。”
  Jason没再说话,他感到Dick的呼吸喷在他的头罩上(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就像喷在他的皮肤上——作为一个头罩,他的触觉变得十分灵敏)温热的,有些痒,像酥麻的吻落在脖颈上,令他几乎想立刻恢复原样,并将两人身处的位置移上床。
  “操。”Jason骂了一句。
  “怎么啦?”Dick问,面目关切,可惜Jason看不到。他只是在想——
  别说话别说话别说话别说话真的别说话了!!!!

                                     14
  Jack和Tom溜得很快,并也以同样的速度蹿入哥谭数不胜数的黝黑小巷中的一个。
  “我再也不会相信坊间传闻了。红头罩没有七英尺五英寸。(看起来甚至比六尺还矮些)”Tom说,他看起来挺失望的,“也没有恶魔般的嗓音。”
  “但他的肌肉线条真漂亮。”Jack不无羡慕地说,(当然,他是直男,非常笔直的那种)“虽然他可能有点儿精神分裂吧。”

                                      15
  Dick太想念自己的床了。他今天不仅完成了夜翼的任务,还超额完成了红头罩的那份——由此可见,他不仅是个好大哥,也是个好男朋友。 Dick在一种几乎昏厥的状态下将身上的制服扯下来胡乱丢在地板上,任由它们排列得像犯罪现场,继而将自己和头罩一齐甩上床。
  “晚安啦Jason。”Dick将头罩搂在怀里,声音疲倦,尾音却极柔和。他把吻轻轻印在头罩上,便睡得不省人事了。
  Jason感受着这个吻,感受着残留在头罩上的温度,似乎有什么在撩拨他的心脏,又有什么在不作声地开花。这挺奇怪的,毕竟他和Dick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其间二人接吻、做爱,该做的都做了全套(或者更多),而如今他居然因为一个丝毫不含色情的晚安吻而脸红心跳不止。
  这真挺奇怪的。Jason想。



                                          16
“晚安。”
可能过了很久,Jason说
——管它呢,这可能就是Zatana的魔法吧。

                                           17
  Jason在凌晨三点的时候被吵醒。
  Dick的脑袋枕在他的脖子边上,随着呼吸的节奏有轻微的拂动,一只脚横在Jason的大腿上。
  他在有限的范围内活动了下手脚(介于Dick的睡姿基本没有,但聊胜于无嘛),头一次觉得拥有自己的身体是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Jason其实是想立刻跳起来去报复Damian早上给他的“杰作”,但他想起Dick还搭在自己身上的脚,又停下了准备起身的动作。
  算了。红头罩看着身旁熟睡的夜翼,发出叹息,反正小崽子也跑不了。
  于是他重新躺在了床上,反搂上Dick,将被子紧紧裹住两人,睡过去了。


                                         18
  “麦片.......不加糖......”Dick在睡梦中嘟囔。

 

 

 

 

 

 

                                          +1

“Todd!!!!!!!!!”

   从Damian房间里传来的怒吼如同智利的地震,正在楼下享用早餐的各位都抬头望去。

  几秒钟之后Damian已经揪住了Jason的衣领。 

  “小鬼,连你也无法不承认我在抽象画上的天赋。”Jason盯着Damian的脸笑得像个暴君——这个笑容他练习了很久,足以让所有看到它的人胸腔怒火熊熊。

  “你这个——”Damian在Jason说出第一个字时已酝酿了数不清令老蝙蝠和Dick Grayson痛心疾首的脏话,但在还没骂出口时就被这个家里的实际最高掌权人拉了开来。

  “Damian少爷,我想您应该去把您的脸洗净再下来用早餐。”老人的声音平淡,却令Damian不禁挺直了腰板。“......是。”他不情不愿地又往楼梯口走去,红头罩在他背后玩弄着刀叉,把它们刮出刺耳的“吱嘎”声。Damian趁Alfred不留神向他竖了个中指——此举动被他的大哥注意到,Dick捂住脸,夸张地哀叫一声。

  “还有您,Jason少爷。”Alfred再次发话了,“刀叉不是玩具,请放下它们好好用餐。我相信我的培根还没有糟糕到难以下咽的程度。”

  “当然、当然。”

  “奇怪极了。”Tim对Dick说,他将自己的红茶杯子举起来又放下,“我头一次居然有些想为Jason鼓掌了。”
  “你们啊你们。”又来了,夜翼式的戏剧腔调,“为什么就不能为我省点心呢。”

  

 

  所以,这就是Jason.Todd是如何成为红头罩的。

                                                                          END


评论 ( 8 )
热度 ( 236 )
 

© 漆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