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咸

拖延症不是我的错

【东西】今日的吐花和明日的现充

*题目是瞎取的,是披着吐花趴皮但其实并没啥用的吐花趴文

*给拉我入坑的某老师的生日贺文,她让我写上“给西谷夕的女朋友”,但我不愿意。开什么玩笑那不是我吗(闭嘴

*第一次写HQ同人,巨无敌辣鸡

*但还是说下设定:

对自己的喜欢没有察觉的一方只是单纯的吐花

相反清楚自己心意的一方除吐花外会有心脏刺激(不行我自己看了都觉得不行 

 

 

01

      “旭前辈——!!!”

  那是和以往一样充满活力的声音。

  东峰旭回过头去,西谷夕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将嘴咧得很大冲他招手——也是同样的大幅度。

  从东峰的角度看过去,那个人站在金灿灿的暖光下,好看得几乎不真实。

  干嘛笑得这么好看啊。他不自觉眯了眯眼睛,可面前快要化为实质的朝气和暖意却又一下一下地撞击着他的心脏,好像有什么要振翅飞出。

      “是西谷啊,早上好——”东峰强迫自己回神,装作镇定地打了招呼,他正想“要不要用家常的语气再问些什么呢”,心脏的地方却忽然变得像在岩浆里滚过一般发烫,好像下一秒就要爆裂开来。

  要,要死了......奇异的痛楚令东峰不自然地弯下了腰,而一旁快步跟上的西谷则一脸状况外的表情看着他,显然还没有从突如其来的意外中回过神来:“喂喂旭前辈你还好吗!?”“没......”东峰强扯出一个笑容回答,本意是不想让西谷露出这样的表情。而就在他这样说了之后,那股痛感竟然也奇迹般地消失,跟玩笑一样。

  东峰还没有适应突然回归的身体控制权,又一阵令人反胃的感觉涌上喉咙,却不像呕吐,但的确有什么快要不受控制地跑出来了。

  搞什么——!!??东峰心中一下子跑出无数条这样的文字,如果是漫画格子可能还会加上粗体毛笔字的那种。他下意识地觉得大事不妙,应该立刻做点什么,而下意识也给他提供了一条简单快捷并且能够立刻解决当前尴尬处境的方法——跑路。

  他也的确这样做了——简直是难得的坚决。

  乌野排球社王牌主攻手东峰旭的这一天注定不太寻常。

 

  西谷还在梳理刚刚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转眼就看见东峰已经摆好了助跑的姿势。

    “旭前——”西谷的话立马就被东峰所带起的尘埃卷跑了。

  换作平常的西谷大概早就大步追上去问个究竟出来,他原本也正是这么想的,却感到嘴里有东西悄悄落了下来。

  他低下头去,一朵紫色的小花躺在街道上,娇嫩得被风一吹就可以四分五裂。

       “咦......?”

02

  今天日向比影山早了三秒到达体育馆(影山因此欠下一周的肉包),而当西谷大喇喇地拉开门时,其他队员已经练了有一阵子了。“大家早上好!”西谷站在门口,中气十足地打了招呼。

    “前辈也早上好!”日向第一个回应了他——蹦起来的那种,“等下可以拜托前辈强化我的接球吗!”“当然!我可是前辈噢!”

    “是西谷啊,早上好!“

    ”早上好“

    ”阿谷你今天来很迟诶,起晚了吗哈哈哈哈“

    或许是“来迟了”提醒了西谷什么,正在热身的自由人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龙。”

    “啊?”

    “我的迟到,是有苦衷的。”

    “哦!难道是在半路上救下了被流氓要挟的可爱女孩子?!”田中摩挲着下巴,居然认真地思索起来,“可恶!早知道我也——”

    “别自顾自地瞎猜啊!”缘下一记手刀劈向了田中的头顶,然后转过头去示意西谷继续。

    “其实——

    “什么什么?”“怎么搞得这么神秘”“我们是悬疑犯罪漫画吗......”

  不知不觉间,大家都放下了手中的练习靠了过来,以西谷为中心围了一个圈。

    “我发现自己会吐花。”

     ...............

 

     ................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理由啦!!比‘我在浴缸里遭到了鲨鱼袭击’还烂好嘛!!“

    “对不起西谷我不该指望你在排球之外说点什么正经严肃的东西......”

    “噗嗤。”

    “哦——所以其实是超能力漫画吗。”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好酷!!!我也想要这样的能力!!请教我——”

    “呆子!这种事情怎么教啊!.............吐花?是花瓣的‘花’?说起来‘瓣’怎么写来着?嗯......”

 

 

    西谷瞪大了眼睛:“你们居然不相信我?!”


    “西谷前辈明明迟到了为什么感觉还是没有睡醒呢?”月岛漫不经心地从西谷身边经过去捡球,并成功补上了最后一刀——

 

    今天乌野的副攻手月岛萤同学也没有辜负全队吐槽役的荣誉称号啊。

 

     “月岛你这家伙——”西谷嚷嚷着就伸长胳膊妄图向浅金色头发的大高个扑过去,“我要和你单挑!!!”

 

    所幸立马被缘下揪住衣领制止了下来——干得漂亮!缘下!

 

    “好啦好啦——”泽村从倚靠墙壁的状态下直起身来,收起了笑意拍着手提高声调道,“所有人,开始练接发球!”

 

     “是!”

 

 

03

 

    “奇怪,旭居然还没有来吗。”菅原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转头去对泽村说话,“不会是被西谷感染了‘今天会训练迟到’症吧。“说着自己笑了起来。

 

    泽村向着空荡荡的门口望了一眼,摇了摇头作为回答:“那家伙也没有向人请假,难道是急性流感病毒?真是的。”

 

     “诶诶,在说旭前辈吗!“西谷就站在离两人不远的位置,他大口灌下运动饮料,一抹嘴巴,插话道,“今早我还和他问好了呢!不过也许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脸色不太好...“

 

     “哦哦这样......”

 

    简单地说了几句,众人又投入进了下一轮的练习。

 

    西谷注视着面前的球网,心里想的却是早上东峰不自然而带躲闪逃避的目光,以及之后的火速逃离。如果是关于其他的事情,他大可以笑着拍打自家王牌的肩膀告诉他:“拿出气势来啊气势!”但如果是关于自己,西谷却突然失措起来——几乎变得像是遭到班主任老师批评连手脚该往哪里放都忘得精光的小学生。

 

    它们就像是雾蒙蒙天气下的蜘蛛网一样劈头盖脸地将一向大大咧咧的自由人的心脏捂得严实,还把他放置在一个迷茫而不知所措的位置,下一秒就会摔跟头。

 

     啧,真是的...

 

    西谷在心里这样嘟囔道,眉毛不知什么时候拧在了一起,一个球恰时顺着风声擦过他的耳边,“咚”地一声砸在了地板上。

 

     “阿谷!!!!球!!!球啊!!!”田中在前面抱着脑袋大喊,“你在想什么呢——!!”

 

     “啊啊啊啊啊非常抱歉!!!刚刚有些走神......”

 

    走神?!

 

    西谷的话在在场诸位的脑子里砸下一个个月球坑——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才能够让西谷/阿谷/西谷前辈在球场上走神?

 

    真是——好好奇啊!

 

 

04

 

    东峰在第二轮训练结束时才姗姗来迟,并且在热身时被泽村逮了个正着。

 

     “‘悄悄潜入场地就不会被那个凶起来很吓人的队长发现了’——你是这样想的吧?“泽村双手抱胸站在他面前,随后又极其自然地换成了单手扶额(东峰忍不住开始想他对这两个姿势到底有多熟练),“你这家伙倒是——嗯?怎么戴口罩了?”

 

     “哦,这个啊......”

 

    东峰戴了一个有棕色方格相间分布图案的口罩,和高大的身板显得有几分违和;不过遮住了社会人身份猜想源泉的小胡子,也算是好事一桩。

 

    努力制止住自己想摸向后脑勺的手和不知该看向哪里的眼睛,东峰在内心组织了几遍语言,并竭力把自己做成一幅“我有在认真看你”同时还可以不直视对面人眼睛的模样。

 

     “今天的沙尘有点大呢。”

 

     “哈?”泽村又换回了抱胸的姿势,带着谴责的目光向东峰凑近了些,“今天的空气质量是绿色吧?拜托你找一个类似’感冒了一直咳嗽个不停‘这种像样点的理由啊!”

 

     “那就我今天感冒了一直——”

 

     “你还真照做啊!!!”泽村气得吼了回去,随即又凭借着自己作为排球队主将的高修养将脸色缓和了下来,”你和西谷样样相反,居然在’找迟到理由‘的不靠谱程度上惊人的一致......“意识到自己想做扶额的姿势,他将手放了下来。

 

     “西谷他......?”东峰的眼睛亮了一下,很快却被一些灰色的东西压倒,心脏似乎只是单纯提到某个人的名字都会隐隐变得酸涩不清。

 

    你完蛋了东峰旭。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05

 

    两个人在球场旁闹出这么大的响动不可能没人注意到,事实上西谷很快就发现了某位翘掉一上午练习的王牌,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地蹦了过去——“Yahoo旭!!!”

 

    但等他说完,同时也已经到了东峰面前时,西谷.单细胞生物.靠脊椎反射而活.总是身体先于头脑行动.夕才回想起自己几分钟之前所担忧的事,于是站立在原地不动了,整个僵硬成了一块逼真的人形立牌。

 

    东峰并没有注意到这点,他只是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不要去回应这个会用少年人清脆爽朗的声线大声喊出自己名字的人,但越是这么想,他越是这么做了。

 

     “嗨西谷。”东峰这么说着,忐忑地去看对方那双明亮澄澈的眼睛,刺激性的电流攀上心脏开始做踢踏舞排练,但仍然是转瞬即逝。下一秒四五朵手指头大小的花朵便从嘴巴里冒了出来,沿着口罩边缘下落。

    糟糕。他的视线随之凝固在了地板上,浅粉色的花瓣在木质的体育馆地板上清晰分明。

    东峰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变成第二块人形立牌。

 

    “旭你......“目睹了一切的泽村沉默了一下,声音沉重地开口——东峰觉得自己就算是一块人形立牌也已经快抖成筛子了——虽然泽村并不是什么被诱拐小女孩的家长,当然他也不是那个诱拐犯——但他就是莫名地心虚。

 

    “你真的没事吧?”泽村接着说,心有余悸四个字就差写在脸上,“不需要看看医生......什么的?”

 

     “呃,没事,应该?”东峰愣了一下,说话的时候自暴自弃地看向僵在不远处的西谷,虽然对方正在神游天外,而显然也没有时间留给东峰去揣测其中的原因。

 

    此时的西谷:我刚刚是不是表现得太过热情了?从今天早上的情况来看旭他好像不喜欢我表现得这么热情?糟了我是不是让他感到很讨人厌?!

 

    (“我还以为你会揍我呢。”后来东峰开玩笑似的和泽村讲道,”没想到居然被关心了身体状况。“

 

         ”......正常人谁会想那么多啊??“泽村,”是你自己动机不纯才想得格外多吧?“

 

         东峰马上挺直了腰板。)

 

 

05

    跑过来问好的日向向下看到地板上的花,向上又看到东峰和他掉了一边的口罩,脑子有时竟意外转得很活络的他伸出手捅了捅旁边那位二传手的胳膊,做贼似的低声确认:“喂影山,刚刚是不是有花从东峰前辈的嘴里......掉出来了?”

 

     “呆——子——!!难道还能是什么其他的东西从东峰前辈的嘴巴里掉出来了吗?“

 

    日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吓得一激灵:“喂喂影山,你倒是小声一点啊......”我们这可是在背后议论前辈——

 

    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田中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哈?什么什么?花从东峰前辈的嘴里掉出来了?”

 

     “田中你不要这么兴奋啊...”菅原这么说着,自己的眼睛却先亮了起来,“不过真有趣诶!“

 

     “不要用‘有趣’糊弄过去!!!”

 

     “这这这会对身体有影响吗?!“山口惊惧地睁着一双眼睛,”比如吐出一朵花就代表生命值-1什么的?“

 

     “你游戏玩多啦山口......”

 

    一直在记训练笔记的清水此时终于停下了笔,她将眼镜往鼻梁上一推:“我知道这种症状。”

 

     “清水真有你的!说说看说说看。”

 

     “不愧是洁子小姐!!!!!!!”

 

     “那个......”东峰虚弱地尝试开口,不过立刻就被声浪压了过去。而西谷?他依然沉浸在“难不成我被旭讨厌了???”的震惊中。

 

     “吐花症,由名可得患者会从嘴里吐出花朵。它大肆兴起于一周之前,照现在的趋势来看,患者如果看到喜欢的人就会出现以上症状。”清水讲话不缓不急,吐字清晰,语言简洁,就像在做大型学术报告,“因此在网络上也被称为——‘丘比特的金头神箭’。“

 

     她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讲解到此结束。

 

     ——而也正因为语言简洁,乌野众几乎是立刻就找出了关键词——“喜欢的人”“丘比特”“金头神箭”

 

     “诶?这是粉玫瑰吧?真漂亮......”谷地蹲下身去,拾起一朵放在眼睛底下,“我记得粉玫瑰的花语是......‘喜欢你那灿烂的笑容’?“

 

     “谷地同学很厉害呀!”山口投来仰慕的目光。

 

     “嘿嘿,也没有啦......”

 

     “所以说——“十二道视线齐齐投向正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东峰,继而又整齐有序地落到了西谷身上。

 

     “啊?你们看我干什么?”西谷终于还是在赤裸裸的注视中不得已跳出了自我怀疑的怪圈,整个人显得有些茫然,“还是我脸上有东西?......今早的吐司屑?”

 

     ——又是一阵默契感十足的沉默。最后站出来的是菅原,作为三年级三人中的一员,球队的副主将,是时候为自家球员的幸福做出一份贡献了!

 

     “咳咳,那个,”菅原将眼珠子上下左右地转了个遍,“旭......你有什么话想对西谷说的吗?”

 

    你只是想看个热闹吧!!东峰在心里早就把这个无情还冷漠的世界和自己没良心的队友看了个透,而现实中他只能战战兢兢地站在原地,努力去揣摩西谷脸上看不分明的表情,任由出卖自己的粉玫瑰在脚边掉了个痛快,心脏处的钝痛和电流在此刻几乎算得上调剂了。

 

     “我,呃,西谷,我......”他深吸了一口气,将空气、灰尘和花朵香气一齐吸进肺里,“我——”

 

    【菅原:难道我马上就要见证一对(由本人促成的)情侣的诞生了吗,太感动了!

 

        日向:哇啊啊啊啊啊虽然早就看出来了但这也太突然了吧!!

 

         影山:..................哦!!!原来东峰前辈喜欢西谷前辈吗!】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西谷猛地仰起头,”旭你——......哈地板上的花是怎么一回事???“

 

     “哈哈哈哈哈原来阿谷现在才搞清楚状况吗!不过不愧是阿谷!面对自己现在这种处境连一步都没有后退!男子汉!“田中说着冲那边竖了个大拇指。

 

     “所以才让你不要那么兴奋啊......”

 

    东峰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西谷的脑回路,只是顺着他的动作眨了眨眼睛,刚刚憋出来的勇气也都凝固在了半空。

 

     “东峰前辈现在就像,游戏里主角的必杀技强行被反派打断了一样。”“西谷前辈不是反派啊阿月!“

 

 

 

06

 

     “啊啊啊啊不对!旭你是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喉咙里的痒意也无法阻止西谷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东峰,后者被盯得往后退了一步。(“啊,阿谷!赢了!”)

 

    东峰还没来得及说上什么,就看见花朵从暗恋对象的嘴巴里冒了出来,紫色的花瓣,相似又不相似。

 

      西谷伸出手接住了几朵,第一时间想的是:我就说我真的会吐花吧!

 

 

     “DOUBLE!!!!!KILL!!!!!!”

 

     “这,这是什么机缘巧合的超现实恋爱场景????“

 

     “就取名叫‘体育馆!爱与盛放的鲜花’好了!”

 

     “我有点头晕......”

 

     “原来西谷前辈真的会吐花啊。”

 

     “终于等到这一天啦!!!有礼炮吗!等我一下我去——”

 

     “菅你站住。”

 

    体育馆一时间炸开了锅。东峰被四周响起的起哄尖叫和鼓掌声震得不知道今夕何夕,依然努力地从刚才的事情中拼凑出真相:西谷,自己喜欢了很久的队友,半分钟前面对着自己,从嘴里吐出了花朵,这说明了——

 

     “哦,第二例。”清水,作为在场最后一个保持冷静的人,得出结论,“你们是被’丘比特的金头神箭‘射了个对穿吗。”——但可能也并不是那么冷静,从突然爆发的冷幽默来看。

 

     “顺带一提,紫丁香的花语是’初恋的希望‘哦。”谷地补充道,仔细一看女孩的眼睛还是红的,“对不起,我,我太感动了!”

 

    这说明了——

 

    就算西谷再怎么迟钝,在各位秉承着“队友之间基本的人文情怀”原则的家伙们的多方面暗示明示下,该明白的还是明白了。

 

     “哇!出现了!乌野十大名胜之一的‘西谷的脸红’!“

 

 

    东峰有点慌,或者说很慌,当他被伊达工拦网时可能都没有这么慌:他当然看出了这始料未及的双箭头。但当喜悦与忐忑混合之后就变成了某种难以名状的恐慌:也许西谷他,并不想要喜欢我这样的人吧......

 

     “西谷......”他说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叫出这个名字,也没有去想对方回应之后要做出什么打算,只是条件反射一样地作为没有目的的信赖。就像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被拦住的每一球都会有西谷在后面稳稳当当地接住一样。

 

    然而东峰看去的那个地方已经空了。

 

     “如果前辈你是在找西谷的话,”缘下指了指门的方向,“他跑掉了。“

 

     “‘逃跑的西谷’,应该可以算乌野十大名胜之二了吧。”

 

     “如果按这个速度,今年体育祭的接力比赛排球社战胜篮球社果然还是很有希望的吧!“

 

      “大地你也少说几句。”——终于逮到训斥主将机会的菅原内心爽得冒起汽水泡。

 

 

 

    东峰觉得自己要被他们气出眼泪来了。

 

 

07

 

    接下来的练习东峰一直都不怎么在状态,五个发球三个都过网失败,同时性多点进攻也时常慢上半拍。虽然这一切都是情有可原,但三年级也确实看不下去了。

 

    中途休息。

 

    “喂大地。”菅原捅了捅泽村的胳膊。

 

     ”嗯?“

 

     ”消极胡子就交给你啦!“

 

   “嗯——咳,什么?!”泽村一口运动饮料堵在喉咙里,差点没喘上气来。他狼狈地擦了擦嘴巴,瞪着他的副主将,“怎么是我?”

 

   “因为大地是旭最怕的人啊!”灰发的二传手摇头晃脑,一脸理所当然问心无愧的表情,“你说的话他一定会听的!”

 

   “你这话真是令人开心不起来啊菅。”泽村转过视线,看向不远处捧着水壶,将“我在哪里,我又该去往哪里”一句话在脸上诠释得淋漓尽致的东峰,冷笑着把拳头捏得嘎嘣作响,“不过我也的确看这个胡子蛋的蠢样不爽很久了......”

 

    “不不不,请你务必换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两个现在站在体育馆后面的空地上面面相觑的原因。

 

    “你是在想’西谷喜欢上像我这样的家伙会不会觉得很丢脸‘吧。“泽村索性不和他废话,开门见山地点出重心。

 

    “唔!”东峰如泽村所料的那样颤了一下,露出受伤大狗的表情。

 

    居然没有违和感。泽村心想,嘴上却说着:“你是真的看不出来吗?你们两个!明明都互相喜欢很久了!!!”

 

    然后对着东峰疑惑的目光,揉了揉眉心接着说下去:“不然你以为西谷为什么总是来找你练球,部活也总是等着你一起。他只是拥有一条超出银河系的反射弧而已。作为旁观者来说,每天看你们腻腻歪歪地黏在一起现充真是......啊啊......陷入恋爱的人都这么讨人厌的吗。“

 

    “噗,大地你到底是在安慰我还是损我啊。”东峰说得很苦恼,但也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看到这一幕泽村总算算是安下了心来。

 

    “那我就当你恢复正常啦。”他大力一拍东峰的肩膀,之后头也不回地走向体育馆。在推开门的时候又顿了一下,冲着王牌的方向说道,“告白的话,你要有三年级的风范哦!”

 

    “知道啦!”

 

 

 

 

    第二天一早。

 

    东峰的确没有随便地做出承诺,如今正是第一节课结束的课间,他穿行在熙攘的教学楼走廊里,寻找二年三班的教室。东峰脊背挺直,步履坚定,好像是要去营救公主,啊不,王子的骑士。

 

     ——如果他没有在中途撞到人的话。

 

    怀里那个金棕色的小个子冲着东峰仰起笑脸,仿佛昨天的落魄而逃只是后者做的一个荒诞不经的梦:“旭!真巧。”

 

     ——东峰觉得自己可能还是迟了一步。

 

 

08

 

    西谷夕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比同龄人略大些,眼白眼珠分明,显得天真而爽利。瞳仁很深,偏偏又剔透得像琥珀一样——不过有一点不一样,这双眼睛里什么都没藏,被这样一双眼睛的主人注视着,就好像他把一切都坦坦荡荡地剖开来给你看。

 

     ——东峰此时此刻就享受着这样的待遇。

 

    两人站在学校的花坛旁,周围尽是附近教室里的嘻哈打闹声,但没有人。

 

     “旭前辈!“西谷突然大声喊出了东峰的名字,令他不禁想站直敬礼,”昨天的我!实在是太不男子汉了!我要为这一点道歉!“

 

     “其实没有啦。”东峰微笑着摇了摇头,“该说不愧是西谷吗,居然这么快就——”

 

     “因为我果然是喜欢旭的!!!

 

    紫罗兰一瞬间如同拉开的礼炮从西谷的嘴巴里喷涌而出,有一些甚至蹦进了东峰的怀里。

 

    虽然这也算在东峰的预料范围之内,但突如其来的直球还是将王牌打懵在了原地,只留下一颗脆弱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直跳个不停,几乎被抛上云霄。

 

    “作为帅气扣球手的旭也好,经常性怀疑自我责任感过剩缺少男子汉气概的胡子蛋也好!我都很喜欢!自信心我会分给你的!所以,放心吧!!“西谷一口气把想说的话说了个干净,阳光洒在他的头发、眼睛和脸蛋上,似乎与其相关的一切都是亮晶晶的。

 

    东峰没有说话,他大跨步地向前迈进,将自己的王子抱在了怀里。

 

     “我,我也是!”东峰惊慌失措地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西谷闻到了他衣服上粉玫瑰与紫罗兰混杂在一起的清淡香气。

 

 

   “接下来是不是该,”西谷突然说,“接吻?”

 

     ——从来没有想过!血气一下子全部涌上了东峰的脸。

 

    “好啦好啦,不要害羞啊旭前辈。“西谷示意他低下头,同时努力忽视自己同样烧得通红的耳尖。

 

    之后东峰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西谷贴上了嘴唇。而他还没有尝出到底是个什么味道,西谷就站回了原地。

 

    上课铃在这时候恰如其分地打响。

 

    西谷向教学楼的方向跑去,几步之后又回过头来冲着东峰招手。他深吸了一口气,笑得眯起了眼睛,喊道:“那,旭!下午部活见啦!!!”然后便自顾自地消失在赶去上课的人群中。

 

 

 

    有点不甘心啊。东峰蹲下身来,不管怎么做都收敛不住脸上的傻笑,还想多尝一点那个味道......

 

    西谷靠在走廊的拐角处,慢慢地伸出手捂住脸:果然还是......会害羞......

 

 


    最后,变成真.现充的二人被排球社的各位狠狠宰了一通夜宵限定肉包。

 

F.I.N

 

 

 

 +1 关于终于抢先一步的东峰

 

    “说起来,你们都有恋爱对象了吗——?”

 

    午休时间,三年三班的教室里零散地坐着包括东峰在内的几个人。不知是谁发起了这样的话题。

 

    接着想起了稀稀落落的答应声。发起人左顾右盼了一圈,难以置信地锁定了东峰:“东峰你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该说是男朋友吗......东峰心里想着,笑容浮上了脸,“唔,不久前吧。”

 

   “我倒是前一段时间刚和男友分手。”一位行事作风比较大胆的女生上半身趴在桌子上,长长叹出一口气。

 

    “诶?但你应该不愁找不到优质男友吧。”另一个男生说道。

 

    “这倒也是。”女生玩起了指甲,“说起来,二年级有个学弟蛮有名的耶,元气又有活力是我喜欢的类型!好像还是我们学校排球社的,叫西谷,西谷什么来着......诶东峰,你也是排球社的吧?“

 

    “哦,你说那个人是我男朋友。”

 

    女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撞上了东峰的目光。那是她和对方同窗三年,第一次见到的富有压迫和侵略感的眼神。冷汗不知何时已经爬上了她的后背。

 

    “这,这样啊。”总感觉像踩上了野兽的领地。女生以一种劫后逢生的心态想道。

 

    也没有人再去纠结“是男朋友不是女朋友”这个问题。

 

 

    大概可以说,在宣示主权这一方面,东峰总算是抢先了一步。

 

 

 +2 乌野排球社秘闻

 

    告白的一周之后,乌野迎来了和他校的练习赛。

 

    “听说了吗,对面那个乌野的主攻手,在和国中生交往哦。”

 

    “哈?!真的假的?那家伙不是留级四次了吗?“

 

    “有点可怕......”

 

    “说什么呢!”球网对面正在做热身的西谷直接反驳了回去,“和旭前辈交往的人,可是我啊!!!

 

    “阿谷!直球nice!”

 

    “非非非常抱歉!!!”

 

    对方的球员显然也没有预料到这个展开,连忙赧然地跑去角落做热身。

 

    “还有!“西谷仍执着地冲那边喊道,”旭他是货真价实的男高中生!!!

 

    “大地。”东峰开口了,“我觉得,我又输给西谷了。”

 

    “毕竟是西谷啊,没办法的事——“

 

    泽村队长难得对王牌展现一次善解人意,却看见那家伙正捂着心口,一脸自豪地感叹道:“西谷也太帅气了吧!!!虽然又被说社会人高中生很无奈......”

 

    “东峰旭,远离我视线十米,这是命令。”

 

    “哈?......好吧。”





*给看到这里的朋友们比个心叭!!!❤️


评论 ( 12 )
热度 ( 78 )
 

© 漆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