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咸

拖延症不是我的错

【绿红】Love for dessert

《Love for dessert》


*绿红Halbarry


*普通人AU


*原创人物出没注意


*标题最后乱取的别在意啦(


*十多天之前的脑洞结果情人节都过了才肝完


*勉强当个情人节贺文吧(够


   




  哇喔,赞。


  珍妮弗看着走上讲台的青年,湛蓝的眼睛在节能灯下像发光似的,连手中正在转的笔杆子都放了下来。


  “早上好同学们。”金发的老师将准备好的课件搁在桌上,向底下的孩子露出一个灿烂而亲切的微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化学老师,巴里.艾伦,大家可以叫我巴里。”


  一双手高高举起。


  “珍妮弗.塔博尔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巴里看着棕色头发的小姑娘,眼睛里全都是初为人师的关怀与爱。


  “老师,我想知道……”


   珍妮弗的小脸红扑扑的,声音里带了些许期许——


  “你有女朋友吗?”


 


  ……啊?


  金发青年的脸蛋从白皙一点点蔓延上粉红,然后是深红,似乎轻轻一戳就会爆炸……那种。


  “所以说老师,你有女朋友吗?”


  珍妮弗再次问道,在全班同学的起哄声中。


  “没、没有。”巴里小小声地答道,一边腹诽自己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一边默默地将那句“但是有男朋友”咽了下去。


  之后的那节化学课整个班都没怎么听懂,因为刚刚那个问题而有些害羞的金发老师用近乎光速讲完了这堂课。


 


  课间。


  “嘿!听说了吗!我们班来了个超~帅的化学老师!”珍妮弗手舞足蹈地对着自己的闺房蜜友,隔壁班的红发女孩格西。


  “当然”格西笑了笑,脸上的雀斑在灯光下亮亮的,“那可是田径部部长的叔叔啊。”


  沃利.韦斯特可是唯一一个在巴里情绪激动时还能听懂他在说些什么的学生啊。


  “我准备追求他。”珍妮弗挺了挺并不明显的胸部,表情严肃,似乎在宣布一件事关地球兴亡的大事。


  “嗯哼。”格西耸肩,“毕竟他那么帅。”


  “笑容也很迷人。”


   珍妮弗补充道。


 


  不错的第一天。


  总的来说,巴里对自己第一次当班主任表示很满意,除了有些同学反映进度太快没有听懂(真相是大部分同学根本没敢问)以及一个小姑娘在课上询问自己的情感状况——


  一切都很好。


  只是在回家的路上,总感觉有两道视线在盯着自己,火辣辣的,毫不掩饰。


  巴里被盯得有些不自在。


  他回头看去。


  两根电线杆,静静伫立在街道两旁,一动不动,安静祥和。


  好吧好吧。巴里决定不让这件事影响他今天的好心情。


  他继续向前走去,嘴里还哼着一首不知多少年前老掉牙的乡村小情歌。


 


  “这首歌真难听。”电线杆后的格西侧着头,对着靠在另一根电线杆后的珍妮弗说。


  “是很难听。”棕发女孩皱起眉头,表示赞同,但也不赞同“可是他声音好听,比声乐老师的声音还好听。”


  “我不准你这么说黛娜老师。”那是格西的女神。


  “我没——”珍妮弗想反驳,瞟了一眼渐行渐远的金发青年后又轻声叫道,“注意点!他走了!”


   小小的身影于是踏着碎步跟了上去,小心翼翼得似乎再重那么一下地面就会碎成粉末。


 


  巴里看着不远处的甜品店,大红和大绿的搭配在周围的一片暖黄色木屋间显得格外惹眼。


  ——金发青年嘴角的弧度随着走近逐渐放大,就快咧到耳后根上。


  


  门上的金色小铃铛发出“叮铃”的清脆响声。


  “欢迎光临——”哈尔急忙从工作间里跑了出来,下意识地抬头喊道。


  “哈喽天才。”巴里站在门口朝他微笑,“今天生意怎么样。”


  “没有人能拒绝哈尔.乔丹的甜点。”他回以一个同样灿烂的笑容,如果是在夜晚一定是颗最闪亮的星星,        


  “你呢?小家伙们是不是很皮?”


  天使。


  哈尔看着沐浴在阳光里的青年,心里就像今天最完美的蜂蜜夹馅蛋糕一样甜蜜而柔软。


  所以请原谅店长没有去招呼刚进店里的两位小姑娘吧——这个沉浸在恋爱中的家伙。


  “他们很乖,听课也很专心。”巴里挠了挠脑袋,眼睛亮亮的。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聊天——好吧,主要是巴里在讲,哈尔在听。


  他讲了食堂的饭菜,味道不赖而且还管饱——尽管到最后盛饭的女士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当然,甜点肯定还是没法和你的比。”巴里笑)还有他亲爱的侄子沃利,不得不说这小子虽然饭量比他还大,跑起步来的样子还是能聚集起一整个啦啦队。


  当然免不了棕发小女孩带来的小插曲。


  “真是个可爱直率的孩子。”巴里对女孩的间接表白作出如下结论,语气柔和语调轻缓。


  “这正常,我的巴里.万人迷.艾伦先生。”哈尔表现得很豁达。


  ——嗯哼,英勇无畏的哈尔.乔丹怎么可能跟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吃醋呢。


 


  珍妮弗走进这家装潢十分喜庆圣诞风格的甜品店。她的数学老师倚在柜台旁,从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清他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而且正在和柜台里的棕发青年聊天。


  “你不觉得他也很帅?“格西指了指那个人,“呃,就像我表兄毕业舞会上的国王?”


 “噢,你在开玩笑吗?”珍妮弗双手抱胸,“他鼻子上还有团面粉,脸上也有,就像只花猫。”


  “而且还系着粉白色格子的围裙。”


   ——她可是个专一的人。


 


  在两个小姑娘讨论自己男朋友的时候,巴里已经凑到了他的身边。


  “来,让我看看。”青年的金色发丝搔过哈尔的脖子,有点痒。


  “……居然还有坚果甜甜圈?”巴里发出一声赞叹,“我以为早就售馨了。”


  “特意给你留的。”哈尔答道。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他的顾客——小姑娘应该还在换牙?巴里的学生似乎就是这个年龄;其中一个还有棕色的卷发——呃,那个向巴里表白的姑娘的发色? 


  似乎有细密的小虫在哈尔的心脏爬上爬下,特别是在看到那黏糊糊的眼神后——好吧,他承认小女孩是很可爱,长大后一定是大美人的料。


  于是哈尔就更不爽了。


  该死的。哈尔在心里嘟囔,英勇无畏的哈尔乔丹怎么会跟八九岁的小姑娘吃醋呢。


  这句话当他没说。


  “哈尔?”巴里盯着他快失去焦距的瞳孔喊了一声。


  “我很好。”哈尔摆了摆手,瞳孔也跟着恢复了焦距。不知想到了什么,棕色的眼睛突然亮起——亮得可怕。他伸出手,将巴里拉来正对着自己,并且紧靠着自己的胸膛。哈尔隔着他暖黄色的针织毛衣都可以感受到巴里逐渐加快的心跳。


  “嘿,哈尔你干什——”


  金发青年的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另一片嘴唇封住,温热的,带着奶油和焦糖的甜香。


  一个完美的吻。


  哈尔得意地想,顺便不忘瞥了眼小姑娘的表现——


  可怜的女孩,但你再怎么伤心也不可能捏碎玻璃杯的啊,放弃吧。


 


  珍妮弗本来只是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嚼着吸管,不过很快她嘴里的柠檬水就“噗’地一声喷出来了。


  格西听到动静便放弃了她那杯本来就没啥味道的柠檬水,顺着珍妮弗的视线看去,然后她整个人都——按她自己的话来说,就像被漫画里的寒冷队长冷冻了一样,懵了。


  其实不难解释,不就是巴里老师和棕发帅哥接吻了嘛。


  嗯,就是这样。


  而且吻得如胶似漆。


  ……哈哈。


  “What the fuck?!”珍妮弗喊出了她学的第一句脏话,情绪激动却还是没引起柜台后那两个人(“狗男男”格西说)的注意。


  “嘿冷静点姑娘。”格西故作老成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假装自己正在吸一支雪茄,深深地吐出一口烟圈。


   ——可怜的格西,她对此所受的惊吓可不比珍妮弗小。


  回到家,珍妮弗特地将闹钟调早了半个小时,第二天居然也准时按照这个时间起了床,令塔博尔太太为之侧目。


  不过此举自然也招来了和她每天一起上下学的小伙伴格西的白眼。


  “上帝啊,愿他保佑你。”格西对珍妮弗说道,并且再一次地翻了个白眼,“知道多三十分钟我的梦里可以出现一个吹着号角长着翅膀的小可爱吗——他叫天使。”


  珍妮弗“噢”了一声。格西感到有些惊慌——她一般都会用一种“天哪难道你觉得我是个不知道你描述的是天使的傻逼吗”的眼神瞧自己的。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她们两个站在昨天那家甜品店门口。


  格西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要提前起床了。


  “我进去了。”珍妮弗背对着格西,把声音藏在厚厚的风衣下面。


  格西从心底涌出一股悲伤来,好像她不是去找一个会做好吃甜点的帅哥,而是去和码头边的黑帮火拼——她也不知道码头在哪儿。


  格西朝她挥了挥手,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美好的一天开端。


  哈尔看了看睡在身旁,金发凌乱柔软的青年,又看了看窗外,如此想到。


  不过他还是很快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下楼——在巴里的面颊上烙下一个亲吻之后。


  哈尔在工作间没待多久,便看到了一颗有着棕色卷毛的脑袋在四处张望。


  “早上好可爱的小姐。”他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似乎完全忘了昨天那个小肚鸡肠的哈尔乔丹,“要点什么?”


  “你是巴里老师的男朋友。”珍妮弗没有回答哈尔的问题,只是自顾自地做了个肯定句。


  “啊哈,没错。”哈尔表现地非常坦然,或者说坦然过头,甚至骄傲地抬了抬下巴,就差在头上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巴里.艾伦的男朋友,是的你没看错,这个甜心就是我的。”


  “他也是我最亲爱的男朋友。”


  他特意将“最亲爱的”几个字咬得特别重,以便彰显所有权。


  ——果然还是那个小肚鸡肠的哈尔.乔丹。


  棕发的女孩不说话了,过了很久——大概三分钟那么长,她开口:


  “我要一个坚果甜甜圈。”


  哈尔笑了,将今天新鲜出炉的第一个递给她。


  “这和你昨天给巴里老师的那个不一样。”珍妮弗撅起了嘴,“巴里老师那份有双倍的朱古力酱。我亲眼看到的。”


  “给男朋友の特别浓情朱古力坚果甜甜圈。”哈尔面不改色地说出一个冗长花哨而且令人羞耻的名词,当然他自己不觉得有多羞耻——天知道他是哪儿学来的。同时嘴角的弧度越咧越大。


  说真的,珍妮弗当时非常想踮起脚尖给这个有着英俊脸蛋沉浸在恋爱甜蜜中的白痴一拳,但她最后忍住了,只是郁闷地快要哭出来。


  论哪个女人知道自己的暗恋对象已经有了对象而且对象还是个男人都不会有好心情的,更别提珍妮弗还只是个小女孩。


  “你要珍惜他哦。”珍妮弗眨巴着一双红的跟兔子似的双眼,说着自己从肥皂剧里学来的台词,“知道吗?”


  只是他不知道这句台词一般是暗恋女主角的苦情男二号说给男主角的就是了。


  “哈,那当然。”哈尔颔首,眼睛里波光流转,一时间变得正经起来,“巴里那么好,而我居然成了他的男朋友——这真是人生中最幸运的事,我怎么可能不珍惜他?”


  ——正经得让人有些不习惯。


  “哈尔.乔丹的男朋友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又重复了一遍。


  再过几天可能就变成老公了。他想,并且暗暗琢磨求婚那一天是把戒指藏在蛋糕里还是藏在鸡尾酒里。


  珍妮弗不说话,如果不是被两人的感情感动到那就是被肉麻到了——好一段黏糊糊甜腻腻的爱情,或许是因为两人之一是甜点师的原因?


  哈尔笑着看了眼小姑娘失神的小脸蛋,从柜台里又拿出一样甜点,递给珍妮弗:“送你的。”


  “什么?”珍妮弗擦了擦眼泪。


  “治愈像你这样的小可怜的蛋糕。”哈尔解释道。珍妮弗从他的语气都能想象出一颗悬挂在他头顶的红心,她真希望这颗红心能掉下来戳瞎哈尔的眼睛,或者自己的。


  说白了就是失恋嘛。


  珍妮弗默默在心中翻了自己都数不过来的次数的白眼——她还是学格西的呢。


  很快哈尔就回了工作间,珍妮弗将那块蛋糕插起一块,放到嘴里尝了尝。


  好吧,就算她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说这家伙做甜点还真不赖。


  珍妮弗有点爱上这块草莓冰淇淋蛋糕了。


  


  “我还以为你们会打起来。”


  看到门开的格西兴冲冲地迎了上去。


  “或许?”珍妮弗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盒子扔给身旁的红发女孩,“他可能是个好人。”


  “这是什么?”格西问。


  “治愈像我这样的小可怜的蛋糕。”天知道珍妮弗又翻了多少个白眼。


  “不过,很好吃。”


  她悄悄说道。


  “哦……”


 


  “哈尔!你起床为什么不叫我!”巴里胡乱往身上套了件衣服就往楼下走。


  “还有时间,相信我。”哈尔不好意思告诉他十几分钟之前他的学生就已经出发了。


  巴里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特别是在包括实习一共迟到了十五次的情况下。


  “好啦我走了”金发青年吻了吻甜点师的面颊,笑得眯起了眼睛,“焦糖的味道。”


  他实在是太可爱了。哈尔目送着他远去,心想,即使今天他穿了一件红色的衬衫配了一条黄色的哈伦裤也一样可爱。


  


 


  


  当然,巴里的这身装扮被传上了校园网标题还是“劣质闪电侠人偶?是审美还是恶趣味?”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周后珍妮弗发现来上课的巴里老师左手无名指上戴了戒指,那也是另外一回事了。


  


   FIN





评论 ( 7 )
热度 ( 77 )
 

© 漆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