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咸

拖延症不是我的错

【kontim】娱乐圈au 练笔

 *如题是个很短的练笔

 *设定大概是作家kon和前歌手后退圈管理公司的总裁tim(其实并没有用到多少啦......

 *有时间会写完整的吧。

 *越看越发现自己真是个大垃圾,但也不想改了......各位读者老爷赏脸看看吧xd

   


  Tim Drake在自己的告别演唱会上向Conner Kent求婚。

  “所以,这就是最后了。”他说,隔着话筒,显得模糊不清,有雾在眼前闪烁。Tim唱完了最后一首歌。

  “我不打算用这点时间来回忆自己的职业生涯——抒抒情,你懂得,情到浓时再挤出个几滴眼泪——这不是我的风格。并且,如果必要,也许你们明天就可以在电视和报纸的娱乐版上看到比我脑子里记着的更清晰也更花哨的总结回顾了。”

  Tim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他从不在演唱会上说这么多话,因为“这不是他的风格”。只是今天例外。

  “相反的,我想我应该利用这宝贵的几分钟来做点正事——那种,事关一生的大事。好吧,把这个词说出来没我想象中的难。呃,Kon,你在吗?”

  坐在第一排的青年差点跳了起来,手中的荧光棒“噼里啪啦”掉在了地上,这全因为Tim叫了他的名字,仿佛在他的脸颊、嘴唇上烙下一个个的吻。

  我在。Conner一遍遍地在心里说,一遍遍地重复,我在,我当然在了。

  他的目光追逐着Tim的眼睛,在五色霓虹灯下闪着斑斓颜色,并不真实的蓝眼睛;被各大娱乐媒体盛赞不已,顶礼膜拜的蓝眼睛;那是他曾吻过的蓝眼睛。

  那是他的小鸟的蓝眼睛。Conner心满意足,得意洋洋地想。

  “你知道你一直都是我们中那个感性的大个子吧。”Tim继续说着,他逐渐勾勒起笑容,就像有人将星星和月亮从夜空中摘下来,放在他怀里,“老天,我们甚至还为此吵过一架。你还记得吗?”

  嗯哼,Conner当然记得啦。那是他们刚交往不久后的事情,他们互相埋怨着彼此,称呼对方为“冷血机器人”和“妈妈怀里的小宝贝”,却又在同时爆发出傻子般的大笑。可能他们就是无法真正生对方的气,怒火总会在一个吻,或一场酣畅的性爱后烟消云散。

  “天生一对。”——他们周围的朋友总这么说。

  “所以率先向我表白也就很符合你的‘romantic’基因了。哈,那可真是令人难忘的一天。”

  他记得Kansas农场的烟火,他的男孩站在闪光的天幕下,眼神晶亮,听到他的答复后笑得像个青春期的男孩。

  “从那时候起我就在想:不行,我总得做些什么事儿——赶在你之前的事儿。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可能我的确是个控制狂什么的吧。”台下发出笑声。

  Conner没来得及笑,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了,像有一万只麋鹿同时在其中来回奔跑,它们残忍地践踏着这个恋爱中青年的脆弱心脏,却又令Conner感到雀跃不能自已。他似乎有预感Tim要说些什么——

  “Conner Kent,我可爱又可敬的男朋友,你愿意从今天开始成为我的丈夫吗。”

  会场里爆发出的海潮奔涌一样的欢呼和尖叫瞬间将Conner包围、淹没,可他什么也听不见了,他只知道Tim的声音敲打在他的耳膜、他的心脏上,一下、接着一下。几乎与心跳同步。

  Conner看着舞台上的Tim,身处中央,腰杆挺直,像个孤傲独立的骑士。

  但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人。

  Conner在全无记忆的情况下走上了台,他的每一步都在颤抖,似乎踏在清晨沾满露水的花瓣上。

  他说我愿意,我当然愿意了,噢我他妈求之不得,再过个几百几千万年我依然会站在这里说愿意。

 

  Conner想,自己的整个生命,就是为了遇见Tim Drake。

 

                                                                                                    FIN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漆咸 | Powered by LOFTER